字体大小

背景设置

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

《神医嫡女嚣张妃》:章 节目录 第二千零八十六章 孝顺懂事的二小姐

    姜夫人的脑袋一片空白,惊怒交加,“你再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什么叫做了那么多事情?什么叫为了引起女皇的注意?

    每一个字都让她惊骇莫名,手心全是冷汗。

    乔乔长长叹了一口气,惋惜不已,“只是可惜了,姜媛媛这颗棋子,白白送了命。”

    姜大人下意识的捂着狂跳的心脏,不敢置信的看着云乔乔,脑海里的几个疑点终于汇成了一条线,有了合理的解释。

    他一直奇怪女儿再不懂事也不可能在宫中鲁莽行事,而且脑袋发热的将云乔乔拖下水。

    是谁让她觉得非要在宫中行事?

    是谁让她觉得云乔乔没有杀伤力?

    是谁让她觉得信心满满,一切尽在掌控中?

    这分明是有人背后搞鬼!

    而姜夫人气的直尖叫,“云小姐,你这是挑拨离间,用心太恶毒了,我一个字都不信。”

    她的脑袋一片混乱,分不清哪句是真,哪句是假。乔乔看着自欺欺人的女人,不屑的撇了撇小嘴,“信不信由你,我出宫时女皇去天牢见了宗子玉,嗯,还非常欣赏的样子,不过想想也对,毕竟有本事有能力的女子亲信难

    寻。”

    她说的有条有理,有据有节,太合理了,姜大人信了,而姜夫人受了极大的刺激。“不,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自己的女儿不明不白的死了,别人却趁机上位了?

    乔乔凉凉的笑道,“说不定很快就能看到宗子玉飞黄腾达,位极人臣,说不定你们姜家将来还要靠她呢,死一个女儿又算得了什么?是吧?”

    姜夫人的脸色发青,气的直吼,“老爷,你马上进宫求见皇上,快啊。”

    她要亲口问问皇上,是不是真的。

    姜大人没好气的轻斥,“胡闹,皇宫是我想进就能进的?再说了,今天这种日子我岂敢进宫?”

    办丧事的人家,都不能上别人家里做客,生怕冲撞了,更不要说进宫见驾。

    要是皇上有什么不好,姜家就完蛋了。

    姜夫人清醒了几分,但越发的不甘,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美大人的眉头紧皱,“真的假不了,假的真不了,真相很快会水落石出。”

    不管真假,他都不能进宫问。

    姜夫人的眼泪下来了,泪流满面,心痛难忍,“媛媛,我可怜的女儿啊,你死的好惨……”

    她太过伤心了,身体摇摇欲坠,不由自主的朝后摔去。

    姜大人离的近,一把拽住她的衣服,“夫人。”一道轻盈的身影冲过来,用力扶住姜夫人,“娘,姐姐身体向来不好,是她没有福气生了那么重的病,人死不能复生,娘不要太伤心了,要是伤了身体,姐姐若地下有灵,

    也会不安的。”

    一身雪白孝衣的姜姝儿俏丽而又灵秀,散发着浓浓的书卷气。

    姜夫人一把握住女儿的胳膊,痛心疾首的哭道,“我心疼啊,心口像被人挖走了一块,媛媛是我最疼爱的女儿啊,这一去要了我半条命。”

    她是真的伤心,越想越受不住,女儿死的太冤枉了。

    姜姝儿面色悲伤,眼含热泪,温柔的劝道,“娘,姐姐也不希望您如此悲伤,您还有我们,我会做个最孝顺的女儿侍奉爹娘,连同姐姐的那一份。”

    她说的动情,孝顺又乖巧,打动了很多宾客。

    这样的女子很适合当儿媳妇,不错不错,记下来。

    姜夫人忽然用力推开她,怒气冲冲的喝道,“你?你哪里比得上媛媛?我宁愿死的是你,而不是她,她是我的骄傲啊。”

    现场一片哗然,这是疯了吗?哪有这样的娘?

    偏心的父母常见,但这么偏心的,实在少见。

    姜姝儿被一把推开,呆呆的看着母亲,伤心欲绝,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流下来。

    大家更加的同情她,有这样孝顺的好女儿是福气啊。

    姜大人没好气的喝道,“夫人,你胡说什么?姝儿,你娘是悲伤过度口不择言,你千万不要当真。”

    他对女儿并不上心,但不管如此,他都不能让外人看笑话。姜姝儿赶紧擦了擦眼角,努力挤出一丝笑,“父亲,我明白的,娘现在悲痛欲绝,神智不清,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,再说了,娘是生我养育我的人,不管她怎么对

    我,我都不会怪她,都会好好孝顺她。”

    温柔体贴的话让众人刮目相看,没想到姜家二小姐这么孝顺懂事,太难得了。

    乔乔冷眼旁观,嘴角微勾,真有如此纯孝之人?

    不可能的,最起码在后院平安长大的人都不是省油的灯。

    至于东方泽天像看着一场闹剧,兴致盎然,闹的越欢,他看的越起劲。

    姜夫人不知哪根筋搭错了,忽然一巴掌拍过去,“我不稀罕,我不用你孝顺,我有儿子。”

    她又是叫又是打人,跟疯子似的。

    姜大人一把按住她的手,气的不轻,“夫人,够了。”

    第一次看到妻子蛮横不讲理的模样,他忍不住大失所望。

    他甚至怀疑,姝儿是她亲生的女儿吗?哪有人这么伤害自己女儿的?

    姜姝儿娇娇弱弱的声音响起,“父亲,没事的,让母亲发泄出来吧,她只是太悲伤了。”

    她通情达理,善解人意,刷了一波好感度,但东方泽天例外,因为生母的缘故,他向来不喜欢太强势的女人,但也不喜欢太过柔顺的女人。

    太柔顺需要人照顾,看着就烦。

    姜大人怜惜不已,第一次正眼看这个女儿,又乖又孝顺的女儿最能打动人心,“你这傻孩子。”

    家中的女儿不能再交给妻子管教,她本身就有问题。

    至于这个女儿可以嫁人了,到时给她挑一门好亲事,风风光光嫁出去就行了。

    忽然,姜夫人像疯子般冲过来,用力将姜姝儿一推,没有防备的姜姝儿连退数步,但还是没站稳,重重摔在地上。“啊。”

    她就摔倒在东方泽天和云乔乔面前,疼的直吸气,一副快痛晕过去的样子,呆呆的看着母亲,像是傻了。

    东方泽天和乔乔相视一眼,不约而同的朝后退了一步,表明不想掺和的立场。更不要说去扶她起来了,不管是东方泽天,还是云乔乔,都不是怜香惜玉之辈。

加入书签
首页 | 详情 | 目录
正在加载